憶阿福


阿福走了。如果按照人類的年齡來換算,一條十二歲左右的狗應該相當于八十多歲的老人吧。

阿福是成大建築系的一只流浪狗。最初和阿福相識是前年夏天,剛到台南工作室的時候,在樓道里與它對峙,被兇了一通,頗有打一百殺威棒的味道。後來我混得臉熟,它也不再兇我,隔三差五地半夜跑過來陪我們喝酒聊天,我們也會熱情地招待它。感觉它是我们中的一员,喝酒吃东西不能少了它。

阿福很上相,照片也真不少。和工作室的同學翻看過去成大建築系的照片,會發現阿福出現於各個時代的影像之中,果然是實打實的系裡元老。幾乎每十張場景照就能發現它的蹤跡。與其說是阿福搶鏡頭,到不如說是大家偏愛把鏡頭讓給阿福。

阿福是一名知識分子,這不是說它在系裡混得時間長,而是因為它具備知識分子的特徵:為填飽肚子去聽課。它一直遊蕩于建築系館的教室之間,听听课,等等食物。“等”對于阿福來說不是那種守株待兔的懶惰討巧,阿福把“等”演繹得十分優雅和風度。它會歪著脖子,用極其慈祥的目光盯著掌握食物的人,頗有印度不抵抗運動的神韻。有時它會持續一個煽情的面孔很長時間,十分有耐心。吃飽了肚子,它會禮貌地再那裡趴上一陣,聽聽王老講話。

昨天臺灣的同學msn告訴我阿福昨天去世的消息。起初有點悲傷,但仔細想想阿福是一條幸福的狗,它遠離其它的流浪狗,沒有選擇到外面去過那種普通的打打殺殺、風流倜儻的生活,它選擇了一種特立獨行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圈子,堅守著自己與外面的界限。有時覺得它精神上很孤獨,但它身體上從不寂寞,有很多人關心它。

比起城市沙漠之中那些既孤獨而又寂寞的人們來說,孤獨而不寂寞,這就是阿福的幸福吧。

2010.4.12 于天津

2 responses

  1. rifan

    身体上从不寂寞,这句话怪怪的,哈哈;你现在打文章都繁体了啊~

    2010/04/12 2:24 下午

  2. Wenwen

    汗,狗好像都是这样,因为他不会上来和你抢食,所以只能装可怜在旁边盯着,我家狗狗也是,只要谁吃东西了,它就会全方位的多角度变换的在你旁边坐着看你,可怜的小模样换了许多许多treat,我不敢给他人吃的东西,不健康,所以拼命给treat

    2010/04/12 4:2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