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白先勇之昆曲改編《西廂記》

 

白先勇帶著他的改編昆曲來到他曾經就讀過的國立成功大學。我路過了,幸運地看到了他和他的新西廂記。

對於傳統藝術,我永遠是一個路人。湊巧經過,看到它,發現它,觀察它,僅此而已。但大部份時候我是一個視而不見的路人,飛速而漫不經心地路過。路邊的景象沒有變,只是路人的交通方式變了,因此景象也就似是而非。現在路人在開著法拉利飆行,路邊的景象他能注意到多少呢?

如果有關於路人的遊戲規則,那麼它是“比誰走得遠”還是“比誰發現得多”呢?路人的集體慾望原型一直在變,所以遊戲規則的規則也在變。比遠和比多,那是時代的問題。

唯一不變的是:路還是路,路人還是路人,路人可以選擇路,但路不能選擇路人。

2009,端午節,與台南

One response

  1. bm

    写得好!有人要走得快,有人要走多远,有人要发现多,既源自个人追求不同,也源自社会的导引。但发人深省的是,究竟哪样对人更有意义,哪样才是较好的境界?这篇短文耐人寻味!不错!

    2009/05/31 12:14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