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美

幼儿园的故事,人们被社会体制化的全过程:一个叫方枪枪的小鬼,来到一个陌生的充满各种规则与制度的新圈子--幼儿园。

他一共经历了四个阶段:

1、顺应圈子里游戏规则:讨好老师亲近同学,争取小红花            结果:质疑规则,厌恶规则

2、颠覆游戏规则:散播老师是妖怪的流言,拉拢人心,搞政变       结果:政权是强硬的,政变被镇压

3、无目的暴力宣泄:到处欺负同学,辱骂老师宣泄不满               结果:彻底被圈子隔离直到屈服认错

4、回归圈子:被同学孤立,孤独一人                                    结果:逐步被体制化为圈子里的合格产品

这部片子让我想到了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感受是一样的。

我们生活的圈子习惯生产统一规格的产品。规格有出入就会被视为不合格产品。

本人不是体制化的合格产品,也不想成为这样的合格产品。你们有同化别人的快感,我也有拒绝同化的权力。

 

《盒子》 作者:崔健 

我的理想是那个,那个旗子包着的盒子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人们从来没见过
旗子是被鲜血染红的,胜利者最爱红颜色
盒子里的东西变得不重要,重要的是胜利者的骄傲
骄傲的胜利者最有力量, 稳定地坐在盒子上
旗子上的鲜血都开始湿了吧, 把胜利者的裤子都染红了
我的理想是那个,那个红旗包着的那个盒子
可是我的身体在这儿哪,被那带血的旗子和腿挡着
我的理想在那儿,我的身体在这儿
没有理想的世界在我的手里,越来越他妈象个耗子
偷偷地咬破了那个旗子,我就要不得你想看见我还活着
可是我的理想他太大了,怎么从这个小眼出来哪
一使劲儿一蹬腿儿钻了进去,才知道这里盒子是一个套着一个
上面的笨蛋哪里知道哪,这里面的盒子是这么多呢
我的理想它到底在哪儿呢,一个接着一个盒子地翻着
终于翻到了最后一个,还是没找到我想要的
突然发现我被骗了,我急得双脚乱踹着
我的理想在那儿,我的身体在这儿
突然我一脚踩空了,我操这一个洞他妈的还挺深的
顺着洞里一直往下走,越走越深越宽阔,走了多长多久我没有觉得,
而且我忘了我到底是干什么的,突然一束光照得我的眼睛疼了,
我再往前走干脆睁不开了,为了失去光明我只能站着,
站着才知道我的身体是多么虚弱
突然我的理想在叫唤,它不是来自前方而是来自后面
回去砸了那些破盒子,回去撕破那个烂旗子
告诉那个胜利者他弄错了,世界早就开始变化了
我的理想在那儿,我的身体在这儿

6 responses

  1. Wenwen

    本是要下来看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2007/04/30 5:18 下午

  2. Peng

    why?

    2007/04/30 9:44 下午

  3. Wenwen

    看着心酸,无能为力的感觉

    2007/05/01 4:37 上午

  4. Peng

    en…

    2007/05/02 6:36 下午

  5. Ruipeng

    听到了崔健,进来看看。
     
    可是,今天的我们还记得把《一无所有》诠释到完美极限的1989年的那个夏天吗?
     
    《一无所有》:生于1986。5,死于1989.6.4
     
    我废话完了

    2007/05/09 11:17 下午

  6. 千与千寻

    这样的电影我总是看过简介后就自动自觉地逃避去看了
     
    恩 只有足够强大了才能真正走自己想要的路呢

    2007/05/21 8:05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