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法斯宾德论电影》和我们的缺陷

 
关于《法斯宾德论电影》
 
这几天把去年买的《法斯宾德论电影》拿出翻了翻,发现自己很多想法和前人相似。
 
法斯宾德几乎所有的作品中都在“真相”与“美感”的选择中,将“真相”放到了首位,剥开表象,揭示本质,“现实”永远是其电影的第一主题。当观者欣赏其作品时,往往会被这种不可回避的“真相”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而在观后获得一种劫后余生的释放感,并且这种经历将使其更加真实的认知周围事物。这也就是法斯宾德所谓的“电影解放心智”,或者将电影认作一种媒介提取出来,则这句话就变成了“现实解放心智”。这也正是我对人类创造活动过程的认识。
 
在我看来,人类一切创造活动,无论文学、音乐、绘画、建筑创作、科学探索的最终目的都是揭露事物本质,从而释放自我,解放心智。这需要创作者要如实的对现实进行分析与阐释,无论这个过程多么残酷。甚至在一些极端的状况下,要求创作者必须与全人类保持一种陌生而疏离的关系,才能达到绝对客观。这要求创作者牺牲自我,但这也正是人类超越自我的实质。 
 
关于我们的缺陷
 
我始终认为,中华民族的最大缺陷的源于几千年来儒家思想所造就的过于温和的民族性格,这种性格主要体现在对待事物中庸的态度上。中庸之道使得这个民族具有极强的忍耐力,足以忍耐各种各样的生存环境却不轻易求变。或者我更愿意把这种忍耐力看做一种胆怯和懒惰,即对事物本质的回避。若没有达到生存的底线,我们绝不会寻求“真相”。无论在多么险恶的情形下,我们总是先对表象进行自欺欺人的心理暗示,而不会直接揭露其实质。我们过于温和而缺乏西方的强盗精神。
 
看看我们本土的创造现状,几乎所有的创造活动都是在对表象的变相解释。创作者一遍又一遍的陈述常识,要么制造一种欢天喜地的假象,要么记录一种要死要活的感受,没有人愿意揭示真相,更没有人愿意去营造一种哪怕是“幻想的”无政府主义。因为我们温和,我们胆怯,我们懒惰,我们怕死,因此我们愿意舍弃创造活动的灵魂。我们过去的创造活动只能算是翻箱倒柜的寻觅,而人类需要的不是寻觅,而是真正的、触及本质的创造。

3 responses

  1. Wenwen

    刚写了一段评论,发现有点激动,有点跑题,所以转到自己的space上面了,有空来看看吧:)

    2006/10/23 4:10 下午

  2. zhengyang

    我们所畏惧的不是寻求真相的艰辛,而是真相本身。

    2006/10/26 1:40 下午

  3. 千与千寻

    恩 的确喜欢自欺表象欢喜
    但总是那中庸之道外再加点犀利加点棱角的事物比较有魅力 
    比较撼动心灵

    2006/10/27 9:05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